信件查询

所有类型

来信情况:
信件主题: 还我们一片蓝天
来 信 人: 全书立 来信日期: 2013-11-13 信件编号:
信件内容: 村领导与黑恶势力勾结,欺压百姓,一手遮天。 七日,村里搞沟港硬化,询问在场的村长陈宏业情况。他说:“你管什么鸡巴咸事,打与不打与你无关。”我说:“怎么无关了,群众就没有发言权了,这是我们的命脉,你们只硬化中上段,水怎么出去。雨季来了水涝谁保证。”他说:“谁也保证不了。”我说:“保证不了就不要打了,国家的钱要用在刀刃上,就叫挖机不要挖了。”这时工程包工头就说有1200米有计划,我就来到村长这边公路上与其理论(挖机正常工作,没有停2分钟)。这时,六组村民康成华(2010年,村里打公路,外村一辆拖拉机上了一下路,他硬是强行诈骗了人家2000元钱,人家怕他教,村里没有管,人家不敢报案,其实路基本上可以走了,进口又没有设标示)来帮领导的忙一路大骂,气势汹汹要打人。在我知道不是他的对手的情况下,顺手拿了一把铁锹用把打在了他的左肩(后来检查肌肉扭伤),他就拿了一把锄头要打,我躲在包工头后面离开了。他就叫嚣要我活不成,打电话联系黑势力,他的弟弟青儿也是了多次劳教了的。今年有一外村村民包了他的田地,他以田里长了杂树敲诈了800元(8日,我被他打了一通)。我鉴于此就打了110,之后酉港派出所联系我问我在哪里。这时康成华打完几个电话,拿起锄头追了我一,二百米,跑不过他被他挖了一锄头(左额头太阳穴上方一个包,包锄头把打的,左背上方一条10多公分的血口)。我知道他电话的人也快到了就躲了等110。一会儿,派出所来了,我哥把康成华送县人民医院,派出所找到我,而派出所没有询问我什么,也没有看我伤情,就一直把我拉到20多里的派出所问口供,一直问完口供也没有问我伤情。我就自己给他看,他看了,就淡淡地说,你也蛮叼。11日由派出所村领导组织的所谓调解:不谈依法调解而以康的弟弟是个无魂的人要挟非要5000不可。
评价:
办理情况:
处理进度:

处理单位:县信访局

处理时间:2013-12-23

处理状态:处理完

答复内容: 来信人,您好:
您所反映的问题,我们已向酉港镇进行了交办。
我要评论: 更多评论
  • 用户:
  • 评论: *
  • 验证:
关闭
博评网